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我有一身被动技

第七百八十七章 借个丹鼎?借个火?

我有一身被动技 熬夜吃苹果 11267 2021-11-23 11:38

  

  裁判席一惊。

没人想到师提突然的剧烈反应是怎么回事。

老好人师提,可不似鲁城辉那般暴脾气,这会儿要换做鲁会长拍案而起也就罢了,师提是怎么回事?

东菱好奇瞥眸过去。

一众会长也是望向师提。

场内的徐小受同样一副惊疑的模样,顺带着将视线投上裁判席。

“会长大人们,是这样的……”

徐小受摆着手,在万众瞩目下,解释道:“灵阵内有点憋,本少是个不喜欢束缚的人,感觉灵阵会困住本少的灵魂,想申请将这灵阵解除了,本少保证,不会影响到别人炼丹!”

场外炸锅了。

本来就没几个人对这十品炼丹师有任何期待。

这会儿见徐少上了场还端着架子,一个个骂骂咧咧出声了。

“什么玩意!”

“真以为这是他北域太襄徐家了,还困住灵魂?你怎么不直接下场?天大地大,何处不可去得?”

“就是!俺最烦这种货色了,半圣传人……可恶,换做俺来,俺要比他更嚣张,可恶可恶……”

“嗯?你不对劲!”

“嘿嘿,可惜了就俺没有这等背景,真可惜呀~”

“……”

“受到嫌弃,被动值,+8456。”

“受到瞩目,被动值,+9999。”

才出灵阵吸引了一波视线,信息栏又疯狂弹框,徐小受乐歪了。

他以前就幻想着要在万众瞩目的时候来上一句神经质的“我是宗师”,那会儿他还是先天,觉得一波吼完可能会被人打死。

现在,梦想好似又实现了……

舒畅!

东菱在裁判席上一瞪,没好气道:“回去!炼丹期间,不得随意离开灵阵,否则视作弃权!”

“哦。”

徐小受脸一苦,犹犹豫豫的最后磨了一波被动值,回到了灵阵内。

萧晚风心中感慨极了。

徐少怎么敢这么无法无天的,他不怕被人用眼神杀死,用唾沫淹死吗?

工作人员将丹方和药材派发了下来。

这会儿比赛正式开始,进入了计时环节。

徐小受左观右赏,见到旁侧炼丹师们全神投入,然后一个个愁眉苦脸起来,有些好笑。

他还没看玉简丹方,就想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。

“我丹鼎是桑老的呀,师提一下子可能就认出来了,还有花巊那小姑娘,就看着我呢,这鼎一出,身份不昭然若揭?”

于是乎,在万众疑惑的目光下。

这家伙迟疑着挪动了脚步,但似乎想到最新为他设立的规则,不敢出灵阵。

“他在干什么?”

场外有人惊疑出声。

因为他们发现,那不干人事的主儿,这会儿不开始炼丹,竟研究起了地上的阵纹!

“他想作甚……”

师提惊恐了。

徐少还没开始炼丹,他已从其身上看到徐小受的诸多影子。

“研究灵阵?”

鲁城辉也被这一幕搞坏了心态。

他就没见过这么恶劣的一个炼丹师。

这要换在他们天云城,炼丹师徽章都不会给颁发。

鬼知道北域是哪个神经质的分会会长,给发了这炼丹师徽章,这其中定有猫腻!

看灵阵……东菱也是懵了,有心想要开口喝住徐少动作,但又怕影响到其他选手。

纵使比赛开始计时之后,灵阵外的声音传不进去,但画面是会影响到别人的。

全场所有人,这会儿本该关注炼丹选手,却被四下琢磨阵纹的徐少给搞到懵逼。

“他真是来炼丹的吗?”

还没有疑惑多久,众人就见笼罩徐少周身范畴的灵阵,在那家伙捣鼓之中,突然间刷一下……被关了!

“???”

这下全场人炸了。

东菱刷一下起身,眉头狂跳,隐约明白了什么。

我让你不出灵阵,你就将灵阵给关了?

不对!

重点不是这个!

关键是,这灵阵你怎么关得了?

东菱几乎是懵圈的迎上了徐少笑眯眯的眼神,然后视线下移,落到了裁判席上的阵令。

阵令是在我这没错啊……

他怎么关得了?

场内徐小受关了灵阵,信息栏刷刷狂跳信息。

他“纺织精通”带来的构筑崭新灵阵的能力不强,因为需要思考和创造,但模仿和破解灵阵,那能力绝对当属世界一流。

当下关了灵阵,徐小受欲言又止,为了表示尊敬,他象征性的举了举手,一副“我可以发言吗”的表情。

东菱压下怒火:“说!”

“那个……”徐小受迎着众多谩骂出声:“你们没配备丹鼎的吗,本少以为有,就没带。”



裁判席上的老会长们下巴掉了。

场外观众也傻眼了。

没带丹鼎?

你个炼丹师来参加比赛,没带丹鼎……

你过来打酱油的吗?

徐小受迎着众人喷火的目光,觉得自己有必要再解释几句:

“是这样的,本少认为这是一场公平的比赛,自然,用我族赐下的圣鼎,有失偏颇。”

“但来到此地,没想到大家都用自己的……”

“这就很不公平了!”

“本少的圣鼎对炼丹成功率的加成太高,对别人太不公平,所以没带来,也不想用,所以烦向会长们借用一个普通一点的丹鼎用用。”

外场人突然间就哑火了。

场面死寂无比。

徐少这解释得……

怎么浓浓一股“凡尔赛”的味道?

好家伙,你个十品炼丹师,还关注起了对别人的不公平?

你不应该穷尽心机,在丹鼎、火焰等可以在物理开挂的地方,努力开挂么?

裁判席上的大家也被徐少三言两语说住了。

“他说的不无道理……”

“但丹鼎本就是炼丹师的一部分,有的人用惯了自己的丹鼎,用别的一时难以适应。”

“以前是没出现过诸如此类情况的,但徐少所言,也可以理解,不是吗?”

“理解……”

鲁城辉见着这群碍于人家身份说着场面话的老狐狸,憋了半天憋不住了:“理解个屁啊!这家伙就是来搞事情的吧!灵阵他怎么解除?现场是不是有他的暗线在?炼丹师协会总部,是不是被外人渗透了?”

东菱捏着眉心,没有回话。

她觉得这事情太扯淡了,暂且不去想。

再细细一想徐少所言,纵使很“凡”,可真不无几分道理。

“当务之急,是稳住大会,其他细节之后再纠。”

师提压下了鲁城辉的怒火,说道:“老夫借他一个丹鼎,这事暂且放下,比赛要紧。”

东菱点头。

鲁城辉愤愤坐下。

其余裁判们也舒了一口气。

大家都老了,没有年少热血。

事关半圣传人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能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,最好不过。

裁判席上,师提命工作人员送去戒指。

徐小受则在原地等待的同时,乐呵呵转头,像是个老干部一样,对着全场关注自己的众人摆手示意。

好热情呀~

大家都好热情~

“受到瞩目,被动值,+9999。”

“受到鄙夷,被动值,+4852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被动值:154120。”

才这么一会功夫,被动值已经突破十万,开始往二十万大关奔进了。

徐小受太喜欢比赛了。

这种人山人海的现场,每一道善意投来的目光,都是自己实力增长的一部分。

我的强大,在座的诸位,功不可没!

徐小受如是想着。

……

工作人员将戒指送到。

徐小受从中掏出来一个古朴的丹鼎。

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师提会长送来的丹鼎,比普通丹鼎大上了一号,但没有烬照一脉那么夸张。

丹鼎品质上乘,约莫六品,算得上是在场炼丹师们主流的丹鼎品质。

“真客气呀,师提会长,不枉你和桑老头有过一段美好的从前……”徐小受心中这般想着。

这时裁判席上,东菱忍着怒火将阵令拿过,刷一下重新给徐少关进了结界。

还沉浸在师提恩泽感受中的徐小受一看到信息栏不弹框了,灵念一动,又给灵阵关了。

东菱:???

她足足愣了三息时间,阵令一摁,灵阵又开。

徐小受灵念一动,灵阵又关。

又开……

又关……

“你还比不比赛了!”

东菱砰一下拍着裁判桌起了身。

徐小受吓了一跳:“那个……本少还没道谢呢!”

他说着望向了师提:“多些这位会长赠的丹鼎,解了本少燃眉之急,不胜感激。”

东菱眉头狂跳。

师提嘴角抽着,摆着手、抚着须:“你赶紧炼丹,莫要搞事!”

徐小受嘿嘿一笑。

这么一开一关之间,又是几万被动值进账。

好赚呐,这不搞事能行?

灵阵又被强行开启了。

这一次徐小受没有和东菱对着干,他不动声色用灵念将阵纹给改了,在不损伤原有灵阵功能的基础上,将外界的声音放了进来。

“好烦啊这徐少!”

“他到底是来干嘛的,都有人开始炼丹了,他连丹方都不看一眼。”

“我怀疑他就是过来哗众取宠的!”

“……”

一大波议论声入耳,随之而来的,是信息栏的一阵跳动。

“受到猜疑,被动值,+1524。”

“受到嫌弃,被动值,+2334。”

“受到瞩目,被动值,+9999。”

嘿嘿……徐小受在心头贱兮兮笑着。

全场一帮炼丹师,根本无人能察觉自己给灵阵动了手脚,包括手持阵令的东菱会长。

王座等级的“纺织精通”太强了。

徐小受不由感慨,涉及到道纹、天机术这一层面。

恐怕他做的小动作,只能是放在灵阵大赛的现场,才可能会被那里的老家伙们察觉。

至于此刻……

徐小受灵念窥探着饶妖妖。

连饶妖妖都没有动过分毫,别提其他人了。

……

“炼丹。”

捏着玉简一探,渴玄丹的丹方一窥便出。

随后,徐小受放下玉简,默默转头打量着现场。

同之前几拨人马一样,即便他搞完了现场的动作,决定开始炼丹。

这会儿现场的大多数人,依旧处在木讷的状态。

开始炼丹的有之,但大部分依旧一副愁眉苦脸,不解丹方真义的表情。

徐小受回味着渴玄丹的丹方,面上却满是古怪。

“就这?”

他原以为能难住六品炼丹宗师的丹方,再不济,也能给自己带来一些难度。

不曾想,这丹方入眼,他非但没有察觉到丝毫不对劲,更是瞬间推演出了十数种改进方案。

限于灵药,他能做的改良不多。

但他真不晓得,这玩意怎能困住大多数人,那么久!

“我太强了……”

回眸瞥向另一侧的郁楚楚。

徐小受发现这姑娘还没开始炼制,依旧一副愁云惨淡的面容。

“我可提醒过你了呀!”徐小受叹息。

他也是想了好一阵,才明白这十分粗浅的丹方,究竟是想要考别人什么。

基础!

隐藏药性!

冲突药性!

基本上就这三点。

可由于基础过于扎实,徐小受第一时间,甚至没能察觉到这丹方的神异之处。

直到他反应过来,他和在场炼丹师们,根本不在同一起跑线上……

“一场只注重结果的炼丹比赛吗?”

徐小受不打算按照丹方进行了。

他的理解,他的实力,不容许他用这么粗浅的丹方,去糟蹋那些珍贵的灵药。

而根据他的推测,想要通过这张丹方的步骤,做到炼制出极品等级,也就是满分的丹药。

除了熟练,别无他法。

这丹方,一看就是临时工赶出来的,跟市场上那些成熟的丹方截然不同。

换个不委婉的说法吧……

很劣质!

于是架起丹鼎,心念一动,徐小受便要压缩火种,却猛然停下。

“好险……”

烬照白炎也是标志呢!

可要是连火都要借……

徐小受抬眸望了眼裁判席。

不出所料,十八位裁判此刻没有一位关注其他人,全在看他!

“会被打死吧?借火……”

徐小受否定了这个再薅一波被动值的想法,灵念一动,凭空作画。

“刷!”

一道漆黑如墨的黑色火焰顿时出现。

“徐少的火!”

外场人一指,所有人立马侧目。

在场上还没有多少人动手炼丹的情况下,半圣传人、十品炼丹师开火炼丹了,这是一件足以吸引所有人注意力的事情。

“这火,怎么看着有种不真实感?”

“是的,好神奇的火焰,我说的不是那种神奇,是有种……怪异的感觉?”

“几千号天才炼丹师的灵火都见过了,各显神通,但我是真没见过类似徐少的这种火焰,有种墨水的感觉,像是画出来的。”

“好假的火!”

有人说出了荒谬的话。

但这荒谬的“假火”之言,却给人一种十分贴切的感觉。

确实,徐少的火太假了,像是一个水属性炼灵师硬用灵技给挤出来的,怎么格格不入怎么来。

“受到怀疑,被动值,+5941。”

“受到期待,被动值,+1234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