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我有一身被动技

第七百九十四章 紫电异象!丹药升品!

我有一身被动技 熬夜吃苹果 10179 2021-11-30 12:01

  

  时间推进。

“快看,我眼花了吗,一号灵阵又要了一枚空白玉简!”

“我的天,十六种变化还不足以满足徐少的胃口,他炼丹炼着炼着,还推演出第十七种变化了?”

“徐少呐,我滴徐少,我服了,方才我就应该压你的,你真的是……让人又爱又恨!”

“真的,怎么会有这样子的人?我观裁判席老会长们的反应,几乎徐少每提药一次,他们就震惊一次,这只能证明,徐少很可能都是对的。”

“我滴小楚楚呀,你怎的这么不争气,到现在连第一种变化都还没炼制出来?”

外场的观众们抓着栏杆,焦急得指指点点。

现在几乎没有人不注意到徐少了。

不为别的,这家伙在一向只有死寂和炸炉的赛场上,成功喷薄了好几次成丹霞光。

单是这份战绩,就直接把其他人碾压了!

“什么意思?”

裁判席上拿到一个新纸条,他们已经看不懂徐少的用意了。

这新传来的纸条只有三味药。

但众老却嗅到了一股石破天惊的味道:“他到底想干什么,老夫一把老骨头了,经受不住打击啊……”

东菱手一挥,麻木道:“批!”

这一轮比赛中,她光是喊这一个“批”字,已经喊了无数遍,之后恐要生出后遗症。

至少现在,她都感觉自己都有点读不懂这个“批”字的读音了。

一号灵阵拿到药。

徐小受迫不及待重新炼丹。

炸炉是正常的。

炼丹炸炉已经是常态,更何况是徐小受?

赛场上炸炉根本不能影响到他心性分毫,这一次他自己出动,小心验证择药完毕,才挥手画出了黑鸡,开始炼丹。

“一定要成功!”

徐小受在心里祈祷。

小雷霆丹要是不成功,他只能拿之前的丹药去提交成绩了。

虽然说也必将在此轮夺冠,但要是失败了,遗憾总归还是会有,也可能拿不到满分。

“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炼制一路全新的六品宗师丹药。”

徐小受知道其中困难。

他加强了用药,成丹品质必然提升。

但唯一值得庆幸的,他仅加了其中几味药,大体上,小雷霆丹的炼制,难度还处于先天级别。

他王座等级的“厨艺精通”,应该可以做到不觑!

“冲他丫的呀徐少……”一侧萧晚风暗自在心底给徐少鼓劲。

从一开始的被外场观众说得心慌,到现在徐少成丹了好几炉,萧晚风与有荣焉。

他觉得自己见证着奇迹。

还是作为一个炼丹童子,近距离见证着。

虽说自己在正常比赛的过程中,除了写字,招呼工作人员,端茶,就没有其他工作了。

但以后史书中,应该也会提一笔吧?

某年某月某日,东天王城炼丹大会,徐少惊艳绝伦,打破历史记录,其炼丹童子萧晚风,风采绝伦,英俊潇洒,一手墨字龙飞凤舞,恣意张扬,现其真迹保存在某某藏馆之中……

“嘿嘿。”萧晚风意淫者,忍不住嘿嘿笑出了声。

……

“他还在死磕小雷霆丹!”

裁判席上,徐少一动作,鲁城辉便立即叫出了声。

他是最关注一号灵阵的,因为徐少给他带来的打击太大了,绝对绝对不是因为“赤金液”……

当下见到徐少炸炉之后,还想浪费时间在小雷霆丹上,鲁城辉笑开了花。

“愚蠢呐!”

“年少终究还是年少,他最后还是没能识破老夫的陷阱,小雷霆丹,用了残缺丹方上的灵药,就决计是成不了丹的。”

“因为最后药性冲突是根本问题,无人可以解决!”

东菱无声回眸瞅了鲁会长一眼,再聚焦到一号灵阵的动作上,沉吟一下,试探的开口:“万一……”

“没有万一!”

鲁会长打断,如被触菊之虎,跳脚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丹方里头环环相扣,藏到最后一步,炼丹到了最后一步,也才得以确定应该直接否掉开头的主药,但否掉不用残缺丹方上的药,那就等于失败……这些你都知道!你都知道!”

东菱捏着手上的最新纸张,沉默了一会,道:“他再要了返神花。”

“返神花也不可能!”鲁会长气势汹汹。

“大天心草的隐藏药性,可以解决至阳至烈的问题……”

“那也没用!”

“向阳葵种的的内蕴阴性,理论上讲,可以解决、吸收掉你一开始设置的阴寒陷阱……”

“无稽之谈!那样小雷霆丹就不是七品了!”

“兴许他要超越……”

“一个小辈!”鲁城辉目眦欲裂,瞪着东菱会长:“他就一个小辈,他才多大,他能做到改进丹方、升品丹方?”

师提在背后默默背刺着:“赤金液啊赤金液,赤金液啊赤金液……”他哼成了小调。

“啊啊啊——”鲁会长要疯了,猛然转身:“你个老尸体,给老夫闭嘴!”

“噢。”

师提噢了一声,看着暴跳如雷的鲁会长,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:“宽容,是一种美德;大度,是人的修养……”

“闭嘴啊!!!”

“好的呢~”

……

第二轮最后时刻。

“没时间了,要没时间了。”

外场观众中,有人记着时间,出声提醒着大伙。

“是的,场上的好戏基本上都结束了,大家都停手了,就等徐少了。”

“郁楚楚好像改炼了其他丹药,我记得她提了两次药。”

“嗯,朱彦也是,倒是仇江止没有改,最后炸炉了,他现在正把头埋在丹鼎废药里悔恨着,不知道炉内烫不烫……”

“肯定烫啊,炉内高潮。”

“噗!”

观众儿戏言说着。

这炼丹关乎他们的,只有赌注那一小事,可急归急,他们也乐得热闹。

越闹越好,最好有天罗场那么热闹,才能更让人热血沸腾。

可惜了。

第二轮比赛,唯一让人热血沸腾的,只有不断创下壮举的徐少。

“他好像也走到最后一步了,我记得大家都是在这里炸炉的,仇江止就是在这一步之后,开始他的炉内高潮。”

“嗯嗯,不知道徐少还会不会阵亡于此,他上一次炸炉,也是在此。”

“期待奇迹!”

灵阵之中,徐小受全神贯注。

他的理论没有问题,他的实践有待观瞻。

而这一把过后,没有所剩时间了。

最后的孤注一掷,能不能成丹,就看“厨艺精通”给不给力。

“凝!”

三味新求来的主药在最后添加,起画龙点睛作用。

徐小受用上了许久不曾用过的凝丹之术。

“轰!”

霎时间,一号灵阵之内,一道比此前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响的爆破之声响起。

裁判席上众老吓了一跳。

师提心想这徐少的凝丹术,已经有了烬照一脉的八成功力了。

其余的老会长,则望着灵阵内的一众烟尘,开始进入大笑。

“哈哈哈,他果然还是失败了!”

鲁城辉是笑得最开心的,这凝丹都炸成这样了,比炸炉还响,怎么可能成丹?

“屁用没有!”他转头往向东菱,意有所指的针对着方才东菱对于徐少大胆用药的赞赏。

“似乎,还没结束?”东菱却目不转睛。

鲁城辉自讨没趣,只能再看向一号灵阵,而后,他瞳孔一缩。

“滋滋滋……”

只见一号灵阵之内,滋滋细微的紫色雷霆游走,在触及灵阵屏障的时候消失。

“道韵异象?”

赛场上其余九十九位选手震撼了。

炼丹凝丹时的道韵异象,是只有在炼制六品宗师级别丹药以上,且生成极品丹药时,才可能出现的。

否则,此前徐少炼制先天丹药,却又成丹霞光的时候,就不会引发那么多人惊得炸炉了。

可现在,明明是只有先天七品的小雷霆丹,徐少就算成丹了,也不可能出现道韵异象的。

但却有!

“为什么?”

参赛选手、观战炼丹师们一个个惊住了。

作为内行人,这次他们没有见着成丹霞光,却看到了紫电游走。

成丹霞光他们还敢质疑一下真假问题。

这道韵异象没法质疑啊!

宗师触道,接触到道的东西,看过后的第一感觉,便能告诉他们,这异象是不是真的。

“所以,这是六品的小雷霆丹?还是七品,但异变了?”

郁楚楚离得最近,看得最清楚,却最捉摸不透。

她清晰瞅见了烟尘之中,徐少张扬的笑着,虽说声音传不出来,但他那哈哈大笑的面色,却能被看见。

而后,在掏出玉制丹瓶后,丹鼎中真有三颗紫电流转的丹药飞入。

“真成六品丹了!”

裁判席上,鲁城辉死死摁在案桌之上,身子前倾,满眼不可置信。

并不是说徐少炼制出六品丹药让人震惊。

第一轮过后,会长们就觉得他约莫有六品的实力了。

现在的情况是,小雷霆丹是先天七品,徐少的成丹,分明是六品宗师丹药的异象。

这没法解释!

“他成功了……”师提也喃喃着。

哪怕不用看丹药,依照此前他们从一号灵阵拿来的那些高品质丹药,也能知晓只要徐少凝丹成功,他的丹药品质究竟如何。

“这不可能、这太玄乎……”鲁城辉泄气一般,重归瘫到了椅子上。

结果椅子只触及了前沿一点,他屁股一滑,咚一下坐到了地上。

过了好久,老会长才发现自己失态了,拍拍屁股起身,急忙叫着。

“丹来!”

“快把丹呈上来!”

工作人员连忙上前要丹。

徐小受笑眯眯将丹药交出去,关了灵阵走了出来。

“时间到。”

东菱适时宣布着,赛场上其余九十九座灵阵也关了,参赛选手得以出来。

“徐少!”

立马就有人扑过来了,“徐少炼制的,可是七品的小雷霆丹?”

所有人围成一团,朱彦、郁楚楚也不例外,仇江止更是将脑袋从丹鼎里拔了出来,灰头土脸,眼含希冀的望去。

他就觉得小雷霆丹是可以实现的。

只是,最终他还是卡死在了最后一步。

这一轮他完全失败了,到最后可能跟从始至终都没能出手的选手们,差不多成绩。

“不是。”徐小受笑着否定。

选手们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有人探出来小雷霆丹是陷阱,在得到徐少肯定,意识到这真是陷阱之后,他们觉得自己还是对的。

郁楚楚、朱彦等庆幸自己没有死磕小雷霆丹,仇江止面如土色。

徐小受顿了下再道:“本少炼的,不是七品,而是六品的小雷霆丹。”

选手们:“???”

这一下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“徐、徐少,你在开玩笑?”

“是啊,小雷霆丹就是陷阱,就是七品丹药,如何会是六品?”

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

徐小受面对一众质疑,微笑着说道:“你们不是看见成丹异象了吗?还怀疑啥?”

那异象不如霞光一样,是他画出来的。

而真是成丹异象,极品宗师丹药才能有的成丹异象。

自打那紫电异象出现,徐小受就明白,自己王座级别的“厨艺精通”没有白点。

里头给出来的那些大胆的知识,运用得当,都是可以实现的。

“真是小雷霆丹……”

仇江止目中爆出了精芒,猛扑过来抓住徐小受的手:“徐少,如何成丹?”

郁楚楚皱了皱眉:“仇江止,注意你的举止,如果徐少说的是真,那他就是改进、升品了丹方,这东西是无价的,怎么可能直接说与你听?”

朱彦也点头。

这是炼丹界不成文的规定。

你可以请教经验,但你直接要求人家给你一张全新的宗师级别丹方,那就太过分了。

徐小受一摆手,面对如此之多的天之骄子,十分大方:“无妨,也不是什么秘密,本少只不过是稍作改良罢了,说给你们听,就当是交个朋友,哈哈……”

所有人略微动容。

这份慷慨,当世中能做到的,恐怕只有在场诸位的师尊了。

“多谢徐少!”

“徐少请讲!”

“我等事后一定支付报酬,并且保证决不外传,这点信用,相信在座的诸位都是有的。”朱彦提议。

“一定保密!”郁楚楚眼神炯炯,这一刻她再度化身求学初时的学子,全然忘记了赌注。

炼丹师们,真可爱呀……徐小受心头感慨。

这就是炼丹师们和炼灵师们不一样的地方。

像圣奴、圣神殿堂等,只会打生打死。

但这个世界上,无论再怎么现实、再如何血淋淋,总归还是有着这么一批专注于学识,不耻上问的可爱知识分子们。

于是徐小受环顾周遭数万观众,再看了一眼围成一团,还观摩六品小雷霆丹的裁判组,嘿嘿一笑。

“来来来,都盘膝坐好了,就在现场,趁着热乎,本少直接给你们讲讲本次考核的最大陷阱……”

“现在,上课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