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盗天战纪

第五百七十五章 忽悠再现

盗天战纪 一斗之才 5737 2021-11-24 21:57

  

  潜龙秘境中,安静得针落有声。

杜锋一脸懵逼的站在了封禁大阵的边缘,内心惆怅不已。他真的有种甩脸走人,从长计议的打算,但却又不舍得左路意这个极为难得的马甲,不难想象,若他这次虎头蛇尾的离去,下次再进来,无端会引起他人许多猜测。

杜锋思绪不断在运转,千百道神识彷如单独的个体,都在全力寻找解决方案,然而并没有任何的结果,这一次大意,几乎将杜锋逼近了死胡同.........

杜锋却不知道,此时潜龙秘境中隐藏各处的强者无不关注着他。

“谷师弟,看来,你这次谨慎了许多啊。”冯星河呢喃的说道。

谷裕被发配到潜龙秘境驻守可以说是咎由自取。当时,太一门道子之位还未揭晓之前,左路意的支持者中,谷裕无疑是最卖力的,这也有左路意的师尊是他同门师弟的原因所在,但谁人不知,谷裕如此卖力的原因是什么?

进入仙道院啊!

太一门的掌教和长老不过是明面上的势力,太一门最强的地方正是隐藏极深的仙道院,那是东圣的修炼之所。太一门每一任的决策层中,只有有限的几人能够进入仙道院,竞争极为激烈。

在仙道院中,可以经常听到东圣的讲道。虽然东圣依旧处于永恒境,但永恒境之间的差距也是非常巨大的,就拿秦川来说,一般的永恒境,在他的全力之下,难以活过一招!就算是极为古老的永恒境,若是在道的路上没有走多远,一样也撑不了几个回合。

永恒境之间的差距,比世人的想象中还要大上无数倍。

而东圣被称之为修真界最强者,在无数年前,也是与秦川等人齐名的人物,且得到天地圣位后,更加贴近至理,对道的领悟也会更加的深刻。加上,太一门大多数人修的都是仙道一脉,大同小异。能够倾听他的讲道,更加具有促进作用。

对于太一门的许多永恒境修士来说,能够进入仙道院不仅仅是地位的体现,也是能够为自己更进一步提供了支撑。

可法不轻授,道不轻传。

谷裕在太一门中,不过是一尊寻常的永恒境长老,能与他比肩之人大有人在,他又凭借什么入得了东圣的法眼?

左路意的出现,让谷裕看到了希望,他孤注一掷,为左路意摇旗呐喊。当时,谁都知道,武乾坤已经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,他只有全力一搏,杀出一条血路,将武乾坤拉下马。

太一门道子的决定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。包括如今在位的决策层也不过只有着举荐的权利,真正具有决定权利的还是仙道院,或者说,是东圣的意思。

武乾坤的天赋潜力是百年难遇,甚至千年难遇。但左路意一样不虚,差的只是时间。谷裕认为,完全有机会一博,可最终武乾坤依旧登上了道子之位。

武乾坤上位后,对其他的几位竞争者和他们身后之人都一笑泯恩仇,唯独对谷裕下了重手,因为,谷裕的手段太狠辣,为了能够让左路意脱颖而出,他给武乾坤制造了无数的麻烦,也泼出了无中生有的脏水,差点就让武乾坤名声都臭了。

最终,武乾坤力挽狂澜获胜,失意的谷裕也将所有责任全部承担,一点不沾左路意之身。他知道,只要左路意不死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就还有机会卷土重来。

太一门的事情,许多顶级门派也有所耳闻,不过都三缄其口,潜龙秘境中,也有不少人知晓大致,他们无不密切的关注的事情的发展。

杜锋在封禁大阵的门口傻站了半个时辰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非常尴尬。他真有着一股冲动,直接出手破了挡住他前路的阵法,可他也知道,一旦这么做,那就直接暴露了,难道左路意还会阵法?

突然,一声叹息从封禁大阵中传出。

“唉............”

杜锋感觉到莫名其妙,叹什么气啊,我杜大修士都没叹气。杜锋不过只能给自己发发牢骚,但是,他忽然一个激灵............

不对!这两人之间有故事啊。

杜锋重新燃烧起了希望,但却更加痛恨起了自己的无知,他什么信息都不知道,此时求助也传不出消息,整个两眼一抹黑。

“我杜大修士不会露馅吧..........”杜锋问着自己。可一想,他可是身经百战,忽悠修士的大才,可没那么容易倒下,瞬间便又自信了起来。

只见,一声叹息后,封禁大阵的阵壁破开了一个口子,正好能够让人穿行。

“事已如此,进来吧。”一声苍老的声音再次传出。

杜锋没有回应,淡然自若的走了进去。就在杜锋走进大阵的瞬间,他身后裂开的阵壁完美合上,彷如没有出现过,而席坐在不远处阵台上的老者更是布下了一道结界,阻隔外面所有的神识探查和阵内的声音外泄。

好事!

大大的好事!

杜锋内心欢呼雀跃,看着不远处的那尊老者,真想发表一篇感人肺腑的言论来表达他此时的心情。

好人啊!这一道结界真是神来之笔。此时封禁大阵内的所有信息都传递不出去了,外面的人也再也感应不到此时阵法中的任何情况。

这道结界虽然容易破除,但谁会去破除?谁敢去破除?

杜锋兴奋着,他感觉离成功不远了。但越是这个时候,他越要谨慎,不到最后一刻,都不能放松警惕。

“你为何要来?”谷裕再次问道,却未有丝毫的动作,但是他的语气却有着一丝怅然。

这个信息直接被杜锋捕捉。

“我必须要来!”杜锋掷地有声的说道。我特么的就是要来搞事啊,不来怎么搞?

老者原本稳坐不动,可听到杜锋之言,不由得侧过了身子,不由问道,“莫非宗门出了什么变故?”

什么变故?我特么的怎么知道?不过杜锋脸带笑意,顺势往前行进着,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,嘴上更是说着,“这一次的玉虚秘境之行,我太一门损失惨重,近百弟子进入,却只得三人而出,年轻一辈近乎灭绝。”

“就因为如此小事,你就来找老夫?你可知,如果你还与我有所牵连,意味着什么吗?具我所知,这一次的玉虚秘境之行,你还担任着指挥之位,玉虚秘境一行遭受如此惨重的代价,你难辞其咎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谷裕露出了悲愤之色。

杜锋越听越听出了一些不对劲,这人似乎对左路意失职之事反而轻视了许多,却对左路意前来之事非常在意。这是什么原因?

被断了一代传承还是小事?那只能说,他的图谋更大!

想到这里,杜锋感觉自己似乎抓住了重点。左路意可是能够竞争道子之位的人,如今武乾坤早已稳坐道子之位,却依旧有这样的传言流传,这就很说明问题了。

配合之前老者的言行,杜锋瞬间就确定了一件事情,这老头与左路意是一伙的,而且还对太一门道子之位野心不小。

这就好办了嘛!

“长老,这次玉虚秘境之行,该我承担的我全力承担,可发生这样的事情,却不是我惹出来的祸事,而是......那位!”杜锋的脸上也假装露出了笑意,做着最后的试探。

“你是说,这事与武乾坤有关!”谷裕诱惑的问道,但他的脸上却是好转了不少。

“不错,正是武乾坤!”

“你与我细细说来.........”

杜锋越走越近,细细述说着。

“长老,你可还记得,天道学宫的杜锋?”

“杜锋?莫非是带着武乾坤道侣私奔的杜锋?他不是已经死在魔界了吗?”谷裕想了想说道,当时的杜锋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小人物,只不过牵扯到了武乾坤,才让他稍微了解了一点。

可杜锋听到这话,那是气得火冒三丈。

什么武乾坤的道侣?那是我杜大修士的丫头!虽然现在当家做主了,还管得贼宽,但名声不可辱,谁不知道,我杜大修士最好名。

这老不死的,待会再好好修理你,让你鸡鸣犬吠。

“长老,可是这一次秘境之行,杜锋却杀了进来,而且之前还成为了秦川的首徒,天道宫主秦川是真的深不见底,带着活着逃出魔界的杜锋便去了药王谷讨一公道,一言不合便镇压了药王谷,此事如今已经传遍了修真界。”

“秦川真有如此之强?”谷裕露出了震惊之色,不过他紧接着说道,“这之间与玉虚秘境之事有何联系?”

“药圣在秦川的面前服软,亲自付出资源代价,让杜锋中途进入玉虚秘境历练,而隐于一侧旁观的武乾坤也被秦川揪了出来,警告之后更是被重创!”杜锋添油加醋的说道,他知道当时的武乾坤不过是被告诫了一番,也只是受了一点轻伤。

“秦川竟然如此的霸道,丝毫不顾忌东圣?”

“他连药圣都敢羞辱,更是叫板东圣,再有以大欺小之事,他将脚踏太一门之巅。”

嘶...................

谷裕深吸了一口凉气,他也没有想到秦川会如此强大,也如此霸道,原来以前不过是韬光养晦。不过,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,只有好处,武乾坤招惹了如此大敌,他痛快得很。

谷裕继续认真的听着杜锋的瞎吹,更是开始了思考。

能否联系杜锋弄一弄武乾坤?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这是一个非常可行的计划,只要施展恰当,不失为一个奇招。

杜锋口吐飞沫,完全融入了左路意这个角色,说得绘声绘色。他的身影也堪堪踏上了阵台。

“杜锋有了秦川的撑腰,行事无所顾忌。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杜锋不知从哪里得来的造化,不过区区生死境中期,尽然有着匹敌不灭境的实力.............”

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